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有關大學周記合集六篇

更新時間:2020-04-21 手機版

  忙碌而又充實的一周又過去了,我們或多或少都學到了一些新東西,是時候仔細地寫一篇周記了。周記怎么寫才不會流于形式呢?以下是小編為大家收集的大學周記6篇,僅供參考,希望能夠幫助到大家。

大學周記 篇1

  哎呦,怎么這么貴啊!看在我天天來這里買東西的份上就打個7折吧!就這樣成交!

  你看老媽又在討價還價了!兩斤蘋果被老媽從10元砍到了6元多,我真服了老媽了,竟然會這么砍! 哈哈,有可能是媽媽小時候砍柴砍多了,不過癮,長大了把砍柴的勁用到了討價還價上了!看,在我們村賣菜的一見我老媽來他家買東西,就會把價格上調一點,以免老媽砍價太厲害,不僅沒錢賺還會賠錢。

  不過,老媽確實是個當家的能手,這樣下來,一般一天就可以省下個10來元吧,一年下來就可以省下三千六百五十元!這些錢,一半給我做零花錢,一半塞進了老媽的小金庫。

  她的還價本領還特別高明。上次去逛街,老媽看中了一件衣服,要二百四十元。我心里想:大事不妙!老媽又要砍了!老媽說:便宜一點,我買走。那你說多少?老板娘問道。這件衣服大概80元差不多了吧!老媽很內行地說。不行,成本價就要100多!最少最少180塊!老板娘很心痛的樣子。老媽很痛快地說:100塊賣不賣?不賣就走人。

  說罷,老媽走出門去,我猜這招是老媽砍價三十六計中的走為上計,沒想到老媽沒走幾步,那個老板娘說:好好好。那就100吧。哈哈,原來她使的是欲擒故縱計,明明想買,卻又裝作不想買,看來老板娘上當了!果然,老媽說:好。成交!

  瞧,砍價這學問大著呢!

大學周記 篇2

  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花謝了,有再開的時候。但是,聰明的,你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題記

  記得大一剛入學時,面對這么一張張陌生而親切的面孔,我是這樣的羞澀卻倍感溫暖。大學新生,是這樣懵懂青澀,對一切都好奇不已。初見代理班主任,詫異不已地暗道:“這么年輕,好像才比我大這么兩三歲,就當大學老師啦,真了不得!不知道他們教的是哪門課程?”后來得知,原來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學生,只不過是兩年之后的我罷了。教的是大學入門課程,教我們要注意哪些問題,如何讓自己的大學生活過得更充實更豐富,亦師亦友地陪著我們一路過來。

  大學只是人生的另一個起點,誰都不知道誰的過去。過去的你是否優秀、是否惹人愛,沒人在乎。你說了別人也不了解。新生都是出生的牛犢,什么都敢闖都要試。學生會、記者團、各個學生社團,宣傳單滿天飛。感興趣的盡管去試,不感興趣的就撇一邊,不甚了解的就全宿舍組團去試,到頭來這個組織錄用了就到哪去。因為甲流被迫取消的軍訓,讓我同其他人一樣興奮不已。殊不知,這將會成為人生中的一大遺憾。想想這時的我真是幼稚。

  大學第一節課,很讓人期待。很認真的預習了,一節課下來發現大學老師講課竟是這樣隨意遼闊,不再需要盯著書本看,也用不著手忙腳亂的抄筆記。老師所講的知識遠超過課本的印刷體字。大學老師大多很有個性,講課就像在聊天卻又勝似聊天,又仿佛是在表演一般生動引人。但也不免會遇到幾位很古典的老師,講課猶如催眠。盡管如此,我也還是會規規矩矩到位,大一大抵都是這般循規蹈矩。

  大一課很少,自由支配的時間多得總讓人空虛得很。為了打發時間,整個宿舍集體出動,將桂林市的大街小巷摸個遍。六人一行,顧不得路人灼熱的目光,肆意談笑,好不痛快。每逢節假日,便穿梭于各個大小公園,到最后聽到公園兩字都會怕。大學第一次期考是最讓人緊張的,老師上課隨意慣了,從不按書出牌,只好找上一屆的師兄師姐取經。資料不管有沒有用,照樣一疊一疊地復印,人手一份。盡管前輩們都已告知考試易過,戰戰兢兢地背熟了還是止不住的惶恐。最后結果證明了大學考試確實無需太過緊張。就這樣,大一結束了。

  大二有了大一的基礎后踏實多了,也圓滑多了。在迎接新生時,望著這一張張與當初的自己同樣青澀而滿懷期待的面孔,心里滿是欣慰與憐惜。想當年,我也是這么過來的。如今作為老生的我,在耐心地為他們引路,熱心地幫他們整理行李想,細心地為他們講解注意事項。閑聊中時不時插一兩句“當初我也是這樣過來的”“沒關系,慢慢就會習慣了”“有需要的話可以到宿舍找我”。大一時不絕于耳的話語如今也從我口中發出。相信一年之后他們也會這樣脫口而出。

  偶爾偷一下懶,無聊的課程總會逃這么一兩節。大二是最忙碌的,課程多,社團活動也多,各種等級考試也很多,常常忙得暈頭轉向的。一個星期本還有這么兩天可以小憩,不是奉獻給了黨就是被計算機二級培訓課程占據了。連續不斷的培訓課程,一坐就是一天,想不暈都難啊!天天都在忙,到底在忙些什么自己也說不清楚。普通話二甲、英語四級、六級、計算機一級、二級等等各種證書握在手里,才知道大二其實也不是瞎忙。大二也就這么走過來了。

  轉眼已是大三的我,回望過去的一幕幕恍如昨日這樣清晰深刻。仿佛只是彈指一瞬,卻不知不覺地過了兩年。又是一批新生入學,操場上、校道上,到處都是迷彩服在移動。大片大片的,在熾熱的陽光下是這樣耀眼鮮活。一陣高過一陣的集訓聲在諾大的校園里飄蕩著。望著他們被汗水盡頭的衣衫,曬黑得發光的臉蛋,突然間很是羨慕,但更多的是遺憾。大學就這么一次的軍訓都錯過了,實在可惜。舍友卻一臉不屑:“有什么好可惜的,沒事找這罪受干啥!”我只能苦笑,望望這片迷彩心想:“真的是在受罪嗎?”

  大三已是老油條了,對什么事也都提不起當初的新鮮感跟勇氣了。想起舍友的這句話:“我想早戀,卻發現自己已經老了!”看著每天擦肩而過的青澀面孔,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已經老了。再沒有大一時的沖動易怒了,心經過兩年的沉淀也已安穩了不少。如今課程少了,聽課也不如以前這樣上心了。又感覺到自己尚無什么技藝在身就與舍友一同去參加興趣班學塤,每天下了課就在宿舍里練上半個小時。也怪難為舍友們這么淡定,每日都要忍受這么一段時間的噪音干擾。

  大三最多的就是感慨,感慨時光已逝,感慨之前的無知。大一是在閑暇中度過的,大二是在忙碌中度過的`,大三則是在感慨中度過的。青蔥歲月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流逝了。我的大學生活如今已過了四分之三,剩下的四分之一,我會好好珍惜,珍惜著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大學周記 篇3

  結束了忐忑不安的12月,開始了我的心的一年,店里原本有次大的變動,可是動蕩來動蕩去,卻沒有什么驚天地泣鬼神的改變,自己心里多少有了些平靜!可是這并不意味著什么!早晚有一天厄運還是會降臨的我的頭上,自己心里也要時刻作者心理準備,現在就要開始新的年的工作計劃了,可我現在還是有些迷茫,自己以前和xx姐學的東西也都全部換給了她,一來店里續保的客戶自己就下意識地躲到一邊,對客戶的問題避而不答也不知何他們說些什么!怎么解答客戶的問題,自己只是傻呵呵的躲到一邊,出出單子,錄錄信息只要是和客戶說話自己就閃到一邊去了,xx姐也發現了我的問題,說了我一頓,我只是敷衍的回答其實xx姐的話句句都在刺我的心,很難受,很想哭我知道xx姐是為我好是在激勵我,可我,現在店里出單系統又換了,又增加了很多瑣碎的事情!自己有時也是馬馬虎虎的給忘掉了,還有就是要和前臺財務刷卡聯系,這是讓我覺得最難熬和無奈的了!財務的那個人我死活不喜歡了她,天天給臉色讓我看還事兒事兒的討厭死她了!可是日后還要和她經常聯系真的郁悶!

  總之,自己這些天的表現真的不怎么樣,如果自己再這樣下去,那么就不用多想后果了,以后自己到底怎么辦怎么做自己要慎重一些了尤其是自己這張嘴,不該說得堅決不說,要有上班人的樣兒別對什么事情都是那么吊兒郎當的,自己現在必須重新樹立自己的目標,改變自己的做事對人的態度,自己要明白我不是為誰誰而活,不是為誰誰而努力,我是為我自己而努力,而工作,我是一名“實習生”這一句話我一定要嚴記自己心中不要總是覺得這個或那個的,大學畢業實習周記。現在干的都是我應該做的,自己要在工作崗位上多學多做多看勇于大膽嘗試,去奮斗不管自己的明天是暴風雨還是風和日麗但至少今天的我是努力過的奮斗過的,總之自己今后要去除心里的那些雜念,擺正自己的心態不該說的不去說不去管,把自己工作崗位上的事情都要弄清楚弄利落遇事不要退縮現在自己是實習生,所以要學的東西還有太多太多,對于工作上的為人處事的技巧方面還應該多學多問,趁著這一年實習期,把自己鍛煉出來,總而言之心態決定一切,想想過去的失敗和挫折,仔細分析一下,看看日后自己要怎樣改正,自己真的要轉變一下了!

  實習生應盡的義務,應做的努力,我都要做到,這一切不為別的,就為自己的將來,苦,累,委屈,都不算什么,自己一笑而過了,可當自己因為沒努力就放棄了,那么自己日后也不會原諒自己的!總之一切把握在自己手中!

大學周記 篇4

  來到德陽已經一周了。這一周過得很充實,很疲憊,很不習慣,很開心,也很不開心。

  我很充實,每天早上6:30就起床了,然后和寢室的室友們在食堂,寢室,教學樓之間開始了周旋。每天晚上9:00下了晚自習,10點宿管會來查了寢,才算一天所有的事情的結束。感謝老天讓我遇到這樣一群好室友,有你們,我相信,三年會很快樂與溫馨。

  我很疲憊,現在的課真的是一節更比5節強,現在的老師也的確比高中的更不講理,一點沒有高中的細心,上課,點名,下課,然后和你沒有一句話語。輔導員是我們系的最牛B的,所以對于我們他是很嚴格的,玩手機的?收,想請假的回去的?叫家長打電話。比老楊還嚴格,不過說真的,老楊,挺想你的。

  我很不習慣,不習慣現在每天都要去吃的早飯,不習慣現在這樣一節這么長的課,不習慣所有的同學,老師的關系又要我重頭開始,不習慣學校這么大,對于腳還沒好的我,走到11教,腳就會痛,不習慣離家這么遠,不習慣寢室鞋子這么多,衣服這么多,(從小住校的我,因為離家近,衣服和鞋子加起來就沒超過5這個數字。)不習慣現在這邊又是一個人,伙伴沒有一個在身邊,不習慣這種庸碌,毫無名聲的日子,在高中,我是班長,我和老師很熟,現在,我什么都不是,一切重頭開始。我不習慣晚上沒有零食,每晚都好餓。

  我很開心,我終于離開那個地方了,那個擁有我無數快樂與不快樂回憶的地方,那個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那個我閉著眼睛都不會迷路的地方。我終于離開了,我可以這這邊一個新的地方,重新開始,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因為誰也沒心情多看我一眼。我很開心,我終于開始到了一個爸爸,媽媽都在上學幫不上忙的地方,這地方的一切都由我自己掌控,我的未來,我做主。

  我很不開心,我很不開心,離家真的不算太遠,離開那里也是我從小到達想做到的,可是為什么我想家了?我想那嚴肅起來不是人,開心起來又讓我忍不住笑的爸爸了,我想那一天讓我操心,也一天為我操心的媽媽了,我想那其實可以不管我,但很關心我的紅姨了,我想我那不算好,但自己住起來卻很舒服的爛房子了,我想那一天問哥哥好久回來,一天問哥哥你到哪去了,一天要我哄著才會乖乖做作業的可愛弟弟——二狗狗了。真的好像你們,你們還好嗎?爸爸有沒有一天還在外面喝酒?媽媽的病有沒有好一點?紅姨有沒有又因為周二哥或者周強同志很生氣?周二狗這次的月考又怎么樣?天氣冷了,你們都要注意身體。我愛你們。

  第一周,總體還不錯,你們放心吧,我會努力的,我知道我應該做什么。

大學周記 篇5

  每年的七、八月份是我最喜歡的2個月,其一當然是放暑假了,我可以睡懶覺、看電視、還可以玩……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吃螃蟹的季節到了。經過2個月的禁漁期,螃蟹長得又肥又大,價格也很便宜,只要十幾元就能吃到活蹦亂跳的大螃蟹了。現在舟山人民的餐桌上都少不了它的蹤影,烤螃蟹、蒸螃蟹、炒螃蟹、螃蟹羹、還有腌螃蟹……五花八門,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早上姥姥早早地出去買菜,回來時總會買來幾只大螃蟹。姥姥把它們麻利地扔進鍋里烤,看著它們張牙舞爪的樣子,我心想:小樣,不要再作無畏地掙扎了,等著成為我的盤中餐吧!很快蟹殼變紅了,鍋里飄出一股誘人的香味直撲我的鼻孔,饞得我直流口水。一會兒,烤熟的大螃蟹上桌了,姥姥剝開蟹殼,只見金黃的蟹黃占滿了整個蟹殼。我用筷子挑起一塊放入嘴里,一股鮮美的味道充滿了我的味蕾。兩個大蟹鉗是我的最愛,我把它剪成一段一段的,用筷子一捅,一段又白又嫩的蟹肉呈現在我眼前,我迫不及待地放入嘴里,真是Q彈爽滑,嚼勁十足。姥姥又給我剝了一股蟹大腿,我一手拿著蟹大腿,一手吃著蟹黃,真是人間美味!

  每天凌晨,漁民把成千上萬捕撈上來的螃蟹送到沈家門水產碼頭,工人們經過挑揀、捆扎、包裝后送往全國各地,讓各地人們也一起品嘗我們舟山的特產——螃蟹。

  我為我能生活在這個美麗富饒的海島而自豪而幸福!

大學周記 篇6

  說起洗菜,也許你會覺得這太容易了,不就是洗一洗、泡一泡、搓一搓嗎?可當我親手體驗了把菜洗干凈,才知道千萬不能小看一件很簡單的事。要想把小事情做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是我上一年級第一次幫媽媽洗青菜的時候。當時,心里想:“不就是洗青菜么?平時,常見媽媽洗。雖然沒洗過,但看得多了,也會照貓畫虎,沒什么難的。”于是,我照著媽媽平時洗菜的樣子,先把袖子先往上挽了一點,以防洗菜時,袖子被水濺濕了。然后,拿起青菜,把一片一片的菜葉剝下來,黃的扔進垃圾桶里,綠的放進菜盆里。接著給菜盆里接了滿滿一盆水,一會兒用手揉菜葉,一會兒又把菜拎起來,泡了一會兒,我自豪地對媽媽說:“我洗好了。”媽媽走過來一看,搖搖頭說:“這樣洗是不行的。蔬菜土里生,土里長,沾著泥沙、糞便、病菌等臟東西。尤其是包葉類的菜,一定要用流動的清水仔細地一葉一葉逐片搓洗,才能洗凈。俗話說:‘臟不臟,一水凈#39;,你再洗一遍好嗎?”我愉快地接受了媽媽的建議,把青菜從盆里撈出來一看,綠油油的菜看上去很干凈,可仔細一看,在菜根上還藏著不少泥。于是,我按照媽媽教我的方法,一片一片對著水龍頭用清水一邊沖洗,一邊搓凈菜根、菜葉上的泥。媽媽看著我洗的一棵棵青菜,摟著我說:“你真棒!”聽了媽媽的表揚,我的心里比吃了蜜還甜!

  原來洗菜也有這么大的學問!現在,我只要一有空就幫媽媽洗菜

【有關大學周記合集六篇】相關文章:

1.有關大學周記合集5篇

2.有關大學周記六篇

3.有關大學周記匯總六篇

4.有關大學周記錦集六篇

5.大學周記合集8篇

6.大學周記合集6篇

7.大學周記合集5篇

8.大學周記合集7篇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